来自 聚星彩票登录 2018-08-15 14:53 的文章

领数万骑兵与刘黑闼联合包围新城继而进击忻州

铁无环一声大喝,一刀劈在黑熊肩上,饶是那黑熊皮糙肉厚,登时也是一声狂嗥,血流如注。
 
    它呲牙咧嘴地向铁无环扑了过来,后边两个屯卫士兵趁机搠上两枪,黑熊吃痛,又返身扑去,而铁无环已趁机绕过黑熊,扑向与李世民交手的墨白焰。
 
    “墨师,走!”
 
    冯二止不知何时窜了出来,还夺了一匹马,冲到左近,一刀捅在李世民那匹宝马良驹屁股上,那马吃痛,向前一冲,便将正在交战的李世民和墨白焰冲撞开来,恰也挡住了铁无环。
 
    墨白焰飞身上马,与冯二止一起向外冲去。
 
    随皇帝而来的侍卫们要么正在现场厮杀,要么随行于后,四面八方,多是鼓号手,外围侍卫则是拉开了长长的战线,负责警戒狩猎圈子,防止有人误闯狩猎园。
 
    如今这时节,又没有步话机一类即时灵便的通讯工具,二人这一冲出圈子,凭他们的本事,就很难再抓住他们了。
 
    几十名侍卫分拨出去,追着二人去了,现场却仍是一片混乱,自从黑熊和云豹出现,后面那些嫔妃、公主、皇子们便惊慌了起来,那只云豹不知是否看出这里的人最不可怕,吃了几刀几枪后,竟然向他们冲了过来,人群中顿时尖叫连连。
 
    “哎呀!”
 
    不只是人慌了,这些妃嫔公主们骑的都是太平马,没有见过什么大阵仗,云豹一冲过来,那些马儿也噪动起来,跳跃嘶鸣,想要躲闪。高阳公主在马上坐不稳当,身子一歪,就摔下马来。
 
    “公主小心!”
 
    旁边一个青衣短打的宫娥急忙迎上一步,一把扶住了高阳公主。高阳公主虽然避免了直接摔在地上,但她左脚挂在马镫里,没有及时抽出,这一摔,足踝却是扭了一下,痛得她泪珠盈盈。
 
    十几个侍卫一拥而入,闯入妃嫔、公主阵中,刀起刀落,片刻功夫,就把那豹子斫得血肉模糊,瘫伏在地。那些侍卫还不放心,在它身上生生又捅了七八枪,这才罢手。
 
    “公主坐好,可是伤了足踝。”
 
    那青衣宫娥扶高阳公主坐正,给她揉了揉足踝,高阳公主只是扭了一下,被她按揉一番,痛感减轻很多。对这宫女,高阳公主很是欣赏,对她道:“亏得你机灵,哪个宫里的?”
 
    青衣宫娥仰起脸儿来,阳光洒照在她的脸上,素肌莹玉,淡扫蛾眉,极是俏美。她恭逊地道:“奴婢入宫时日尚短,只是一名普通女史,还不曾分配到哪位贵人宫里做事。”
 
    李鱼若在这里,瞧见她模样儿,只怕要吓上一跳,这不就是那位曾经大胆冒充过利州都督武士彟的小姨子,又曾冒充过他贴身女奴的大隋小公主杨千叶么?
 
    高阳公主却不认得她身份,更不晓得她根本不是宫娥,只是趁乱混进来的。听说她不是哪位娘娘专属的宫蛾,高阳公主点点头,道:“你很机灵,先在我身边侍候着吧,回头我跟父皇说说,调你到我宫里行走。”
 
    杨千叶连忙蹲身福礼:“多谢公主殿下提擢!”
 
    那厢,那头黑熊在诸多武士围攻之下,失血越来越多,终于摇晃了几下,一头砸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再也动弹不得了。
 
    李承乾拖着不甚灵便的一条腿、李泰小胖子跑得气喘吁吁,双双抢到李世民面前,一左一右,要去搀扶他,李世民甩开了他们的手,淡淡地道:“朕还没有那么老!”
 
    李世民上前两步,毫不畏惧地将脚踏在那头还未断气的黑熊脑袋上,踏了两踏,道:“可惜了一身好皮毛!”
 
    这时众大臣纷纷抢到面前,呼啦啦跪倒一片,纷纷请罪道:“臣等救驾来迟,陛下受惊了。”
 
    这些大臣一跪,旁边那些侍卫忙也拄着枪戟单膝跪倒,四下众人也是纷纷下马跪倒,偌大一个猎场,顷刻间就只李世民与皇后长孙氏站在那儿。
 
    李世民向他们淡淡一扫,看了眼草丛中那口黄澄澄的铜锣,向坡上一睇,朗声问道:“方才掷锣者何人?”
 
    称心等人听了,都下意识地扭头向后看去,咦?李鼓吹呢?
 
    这时就听前边一个清朗刚劲的声音道:“是小臣李鱼!”
 
    称心等人吓了一跳,急忙扭头再往前看,就见李鱼单膝跪在他们身前一丈处,正向皇帝抱拳答话。
 
    ps:各位英雄,有学医的没有?我现在一坐下腰就隐隐发酸,腿的一些部位也有隐隐酥麻的感觉,不过我这一章码完,坐得久了,那感觉又淡了,这是腰肌劳损还是要腰托啊?
 
 第418章 他立功了!
 
    “你很好!”
 
    李世民向李鱼赞许地点了点头,鼓吹署众人羡慕的目光登时投向李鱼。不需要天子亲自安排什么,只要有这句话,百官自会奉迎上意,不用问,李鼓吹一不小心,就要升了。
 
    李世民又转身向群臣挥了挥手,道:“都起来吧,继续围猎!”
 
    长孙无忌有些吃惊,忙拱手道:“陛下,既有刺客行凶,难说是否还有什么埋伏,陛下身系天下,不可冒险……”
 
    李世民晒然一笑,道:“无忌,你觉得,歹徒一击不中,还会预留后手?”
 
    长孙无忌自知也无可能,不禁老脸一红。
 
    李世民道:“这件事,着刑部缉查,吩咐下去,一律不得张扬。”
 
    长孙无忌欠身道:“是!”
 
    李世民虽然遇刺,却是兴致不减,一则是他久经沙场,艺高胆大,二则也是不想张扬其事,有损望。及至黄昏,李鱼才知道还有第三个原因:太上皇来了!
 
    皇帝此番狩猎,为时三天。第一天秋狩结束返回行营不久,太上皇的御驾就来了,李世民亲率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前往迎接,再把太上皇毕恭毕敬地迎回了行宫。
 
    李鱼这才知道皇帝不欲张扬其事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不想让太上皇知晓此事。
 
    行宫就设在少陵原,如草原一般设立数十顶大毡帐,其中最大的一顶大毡帐就是天可汗李世民大宴群臣之所在。
 
    这顶毡帐非常之大,比起草原大汉的大帐还要大上一大圈,白色的帐幕绣满美丽的纹饰,华丽而奇特。里边的空间不亚于一座殿堂,帐外就地挖着大沙坑,左边是烧烤野味,香气四溢。右边是大镬烹着手抓羊肉,大块鲜肉在浓汤中翻滚。
 
    帐中则是歌乐丝竹声不断。地上铺着柔软华丽的波斯羊绒地毯,地毯图案风格华丽,富有异域风情,三面长几,正上方是太上皇、皇帝、皇后所居,其他两面则是皇亲国戚、天子近臣、皇子皇女们的座位了。
 
    好在这次秋狩,李世民只是挑选了一些亲近人陪同,否则这大帐虽大,光是皇子皇女,只怕就把所有席位占满了。
 
    李鱼站在大帐一角,鼓吹署的乐师们成两排,左边贴毡帐一排,右边贴毡帐一排。因为李鱼是头一回主持野宴鼓乐,罗玺罗主簿不放心,所以罗主簿站在另一侧指挥,这一下李鱼就又能蒙混过去了。
 
    李鱼虽也记了几首应景的曲子,知道该如何提示大家演奏,现在既有罗主簿在,下边这些乐师又都是很老练的熟手,他就不用动脑子了,只管看人家罗主簿如何指挥,他也依葫芦画瓢,把手中的“指挥棒”舞动起来即可。
 
    十几位衣裳鲜艳,身段绰约,容颜俏丽的舞女,在大帐中随着欢快的乐曲翩翩起舞。她们都赤着足,白皙秀气的小脚丫踩在华美的波斯地毯上,腰间露出一痕肌肤,小蛮腰的款款扭动,因此显得更是韵律十足。
 
    一曲舞罢,众舞女翩然退下,李世民坐在太上皇右手边,抚着胡须,笑眯眯地向颉利可汗处丢了个眼色,颉利可汗会意,马上起身拱手道:“太上皇,皇帝,皇后,请允许臣献舞一首。”
 
    李渊那也是马上天子,近年来虽沉溺于酒色,是因为他除了这个,实在也是没玩的了,如果他天天在宫里召集一班武士挥戈练剑,那还得了?他儿子得怎么想?所以他跟儿子呕气是呕气,其实什么底线不能越,心里也是有数的。
 
    这时听颉利可汗要献舞,李渊大感喜悦,马上击掌道:“甚好,准了!”
 
    李世民笑道:“太上皇想看,右卫大将军,你就多卖把子力气吧。”
 
    颉利可汗大声应声,向外喝道:“取长戟来!”
 
    当下就有武士捧了一把长戟入帐,而另一侧的罗主簿手中“指挥棒儿”舞动,已经示意乐师们换乐器、换曲目了。李鱼依样画葫芦,忙也指挥自已这边动手准备。
 
    颉利可汗舞动大戟,随着那慷慨豪迈的乐舞,在大帐中央踏步舞动起来,虽然这几年身材日渐痴肥,但动作倒依旧刚劲有力。
 
    李鱼站在壁角,刚才李世民递眼色的举动,他其实都看在眼里,这时瞧颉利可汗舞得如此卖力,再看太上皇欣欣然的表情,不禁心中暗想:“这皇帝,终究也是人呐,为了缓和父子关系,倒真是一直很上心。”
 
    看着颉利可汗卖力起舞,渐渐痴肥的身体因为体力的消耗汗水涔涔,但动作依旧刚劲,不敢有丝毫懈怠,李渊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思绪不禁倏然回到了二十年前。
 
    颉利可汗,启民可汉之子,以其后母兼其嫂子,大隋义成公主为妻,继父兄基业,兵强马壮,而李渊起兵之初,势力远不及颉利可汗,为此多少次向他委曲求全,还受其欺凌呵。
 
    大隋义宁元年,派宇文歆卑躬屈膝,向颉利可汗献贡。并割让榆中之地。
 
    武德三年,开始攻打大唐,李渊初定天下,只得委曲求全,以财物贿赂。
 
    武德四年,颉利可汗攻打雁门,抓住唐使汉阳公苏瑰、太常卿郑元璹、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入侵代州,打败行军总管王孝基,略取河东,侵犯原州,穿越延州要塞。
 
    武德五年,颉利可汗亲自带领数万骑兵与刘黑闼联合包围新城。继而进击忻州。之后又入雁门,围攻并州,抄掠汾、潞等州,掠取男女五千多人,又分几千人马转掠原、灵等州之间。
 
    武德六年,骚扰定、匡、原、朔等州,攻破代州一屯,进击渭、豳二州,攻取马邑。
 
    武德七年,举国入寇,攻打原、朔、忻、并州等地,掳掠骚扰,所到之处都极震恐。
 
    武德八年、九年……
 
    甚而,为了躲避颉利可汗,李渊甚至想过要迁都,所以派人去樊、邓等地巡察,群臣也都赞成,而当时,反对迁都的正是他的二儿子李世民。
 
    李渊还记得儿子当时说过的话:“夷狄自古就是中国的边患,没听说过周、汉因此而迁都。希望能给我几年的时间,我一定将可汗擒来。”
 
    而李世民并没有食言,这个最大的边患,就是在儿子登基之后打败的,曾经令他卑躬屈膝的对手,此刻却为了取悦他,而在这为他卖力的地歌舞,所有的前耻尽皆洗雪,而这荣耀,是世民为我争取来的啊!
 
    颉利可汗一曲舞罢,大汗淋漓,拖戟而退,远远拜下。
 
    此时李渊仍在沉思感慨当中,群臣见太上皇不喜不愠,没有动作,所以都没有作声,高阳小公主正啃着手抓羊肉,此时放下,都举起两只油渍麻花的手准备拍巴掌了,见爷爷没有动机,刚刚要合起来的小手也停在那里。
 
    “好!”
 
    李渊终于回过神儿来,大笑鼓掌:“跳的好,当赏,当赏!”
 
    李世民马上跟着鼓掌,笑道:“太上皇有赏,右卫大将军还不谢恩。”
 
    颉利可汗连忙谢恩,再度拜谢之后,将戟交给侍卫,回到座位坐下,抓起毛巾擦了擦脸上和颈上的汗水,突然一阵悲从中来,差点儿掉眼泪。虽说这时节跳舞并不是舞姬专利,大人物兴起,下场跳舞,实属寻常。可他方才献舞,却实实在在就
    李世民自继位以来,外恐“得位不正”之语,内惧父亲冷落之威,小心翼翼,无比敏感。此刻得到父亲认可,饶是这位堂堂大帝,也如平生头一回在受尽白眼的情况下突然得到老师一句表扬的小学生似的,热泪盈眶。
 
    李世民马上离席,捧着酒杯绕到李渊案前,毕恭毕敬地道:“如今大唐天下归心,这都是父亲您的功德。是您一手创建了这煌煌盛世,是您谆谆教诲,儿子才能得到父亲才干本领的十之一二,没有辜负了父亲的心血。从前汉高祖曾在宫中为其父摆酒祝寿,却妄自尊大,儿子不敢效仿。”
 
    眼见儿子仍是如此的小意儿奉迎,李渊也不禁情动,离席上前,重重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感慨地道:“为父不敢居功啊,你做皇帝,比为父做的更好!”
 
    得到这句首肯,李世民悲喜交加,忍不住扑倒在李渊身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号啕大哭。李世民起身时,皇后长孙氏及众皇亲国戚、文武大臣已经站了起来,这时也纷纷跪倒。
 
    “当~~”
 
    在李世民真情流露的哭声中,突然响起了不和谐的一声锣响。
 
    众人的目光刷地一下扭了过去。
 
    是李鱼!众人一跪,其中有一人跪得最慢,她犹豫了一下,才随众人跪倒,所以她虽站在不引眼的侍从奴婢群中,还是被李鱼看到了。李鱼一眼看到杨千叶,只吓得胆儿突地一跳,不但忘了跪,就连手中的“指挥棒”失手脱落,敲在了地上一口锣上。
 
    一见众人向他望来,李鱼急中生智,连忙向前一扑,放声大呼:“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最初是人们高兴时的一句欢呼语,跟俄语的“呜啦”差不多,直到汉武帝时,才正式用于称呼天子,但也不大常用。至于万万岁,咳!这是天下第一马屁精李鱼的伟大发明,在他之前,没人这么喊过。
 
    但,李鱼喊了,你喊不喊?
 
    于是,帐中群臣一起动情地高呼起来:“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渊听了如此前所未有的欢呼,一时也是情难自已,忍不住弯腰拉起儿子,张开双臂,父子俩紧紧相拥在“万万岁”中。
 
    李鱼,他立功了,他又立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