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聚星彩票官网 2018-08-15 14:59 的文章

小公主净面沐洗漱梳发歇下为了继续潜伏在行宫

  高阳道:“皇爷爷,你看我爹啊。”
 
    李承乾又不傻,如何还不明白高阳为自己营造的好机会。他却没有察觉,高阳如此别出心裁,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却是不想直接为他开口,从而得罪魏王李泰。
 
    修一本书,造一座建筑,在后来世界,并不算什么,但在这个时代,那政治意义就太大了。魏王李泰处心积虑,求得皇帝许可,得以建文学馆修书,那就是极丰厚的一笔政治资本。
 
    而李承乾若能督建观天望运的灵台,那也是莫大的功劳。尤其是,负责督建这样的重要工程,无疑等于皇帝为他的太子身份做了一次背书,再次向天下确认,他是继续人。
 
    试问如此敏感之事,从小长在皇帝,深谙其中利害的高阳公主岂肯明着帮他开口。不过,高阳公主在李泰和李承乾之间,明显更倾向于李承乾多一些,还是帮他制造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李承乾若不懂得抓住这个机会,那这个太子也就真的不用干了。他马上站起身来,笑吟吟地道:“高阳,莫令皇爷爷和父亲烦恼。父亲,这灵台,儿请旨督建,儿是长子,高阳的一番心意,儿子代劳就是。”
 
    李世民顺水推舟,道:“好!那就由太子代劳吧,高阳归座吧。”
 
    高阳公主嘟起嘴儿来,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气鼓鼓地坐下。
 
    李鱼正琢磨自己与袁天罡、李淳风两位大仙有点交情,看看这建灵台一事能否糊弄过去,一听说太子督造,心中只道:“完了完了,这回想蒙也蒙不过去了。”
 
    人群中,魏王李泰也是心中一沉,刚刚回过味儿来。李泰暗自叫道:“糟糕!建造灵台的事,怎么叫他抢了去!我于府中设馆,广揽天下人才,本是一桩极好大事,可以营造出父皇属意于我的模样,如此一来,可就全然抵消,不见影响了。”
 
    李泰阴冷地瞟了李承乾、高阳和李鱼一眼,心中狐疑:“这只是太子适时抓住的一个机会,还是他们联起手来做和一场戏?莫非高阳和李鱼,乃是太子的人?”
 
    少陵原行宫,酒宴结束的时候已经午夜了,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喧嚣才渐渐结束,行宫进入了安静的夜幕。
 
    杨千叶刚刚服侍高阳小公主净面沐浴,洗漱梳发歇下。为了继续潜伏在行宫里,这位隋宫小公主却是并不介意放下身段,再者说,她算是李世民的表妹,也就是高阳公主的姑姑。姑娘照顾侄女儿,说起来也没什么。
 
    她从小也是被墨公公他们按照宫廷之礼抚养的,妈妈婆子、侍婢丫环也有一堆,宫廷里的事情了如指掌,虽然只是临时客串,做得却比高阳身边的正版宫娥还要好,高阳更加欢喜,决意秋狩结束,就把她讨来做自已的贴身侍婢。
 
    宫娥们有一间共用的帷帐,为了照料高阳方便,就在高阳的寝帐旁边。高阳此番参加围猎,带了四名宫娥,误以为杨千叶是宫中调配的普通宫娥后,就自作主张,把她也留在了身边。
 
    因此,这五名宫娥都是住在同一顶毡帐里的,但杨千叶入帐不久,便籍故悄悄走了出去。那四名宫娥与她不熟,只当她是要回宫廷女史们的居处,也无人理会。
 
    杨千叶早就向军士打听了鼓吹署所在的位置,因为皇帝起居行止,都需鼓乐配合,所以他们因寝的地点也不远,于是杨千叶就悄悄向他们的居住方向潜去。
 
    行宫虽然戒备森严,但那主要是外侧,内部自然不会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再者杨千叶一身宫娥打扮,真就被人看到了,也不会起疑,毕竟此次秋狩,随行的妃嫔和公主加起来十多位,每人都有多名侍婢,偶然看到一个也不稀奇。
 
    到了鼓吹署,再找李鱼的居处其实也不难。因为李鱼是官,鼓吹署圈定的建帐范围内,一共就六座毡帐,四座极大的,两座小的,大的当然是乐师们的居处,小的就是鼓吹署官员的单人帐篷了。
 
    小帐篷一共两顶,杨千叶悄悄绕到其中一顶后面,悄悄掀开窗子盖帘儿,从缝隙里往里一看,马上就被蛰了似的,嗖地一下放了帘子,一颗芳心小鹿儿似的乱撞起来。
 
    也是巧,小毡帐一共就两顶,她摸到第一顶处,就找到李鱼了。
 
    只是,李鱼正在沐浴。
 
    杨千叶方才只是匆匆一扫,就只看到一个光溜溜的身子,和他举瓢浇水时的侧脸,吓得就赶紧放下了,这时心口怦怦地跳着,作贼似的四下看了看,不见有旁人,轻轻咬了咬下唇,迟疑着伸出手,竟又掀开了盖帘儿。
 
    哗~~
 
    又是一瓢水浇落,被灯光映得泛金色的水珠迸溅,在他健硕有力的身体上弹跳着。
 
    此时,他正背对着后窗,健美的身体曲线因之呈现的更加明显,倒三角的上身,细腰乍背,一双健壮有力的大腿,宛如野豹般结实,微微一动便有条状肌肉微微跳动,浑身蓄满了力量的感觉。
 
    臀部健硕饱满,充满了力量,肌肉于强悍中透出一种柔韧灵活,那一身扑面而来的阳刚气息……,杨千叶根本没想到此来竟会看到如此一幕,她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
 
    看着这样强壮健美的身体,从未见过男人身体的杨千叶,一双美眸已经湿得要滴出水来……
 
    忽然,李鱼转过了身,杨千叶吓了一跳,赶紧放下盖帘,下意识地把手盖在了心口上,心口跳得几乎要把手弹起来,一阵晚风吹来,滚烫的脸蛋儿感觉到那凉意,头脑顿时一清,暗暗啐了自已一口,羞恼不胜。
 
    她不敢再偷下去,正琢磨等他穿好衣服再进去,可是等了一阵儿,感觉里边已经没有了水声,杨千叶正想再看看里边情形,就听前边帐口传来一个声音:“李鼓吹可睡了么?”
 
    罗主簿在榻边坐下,笑道:“诶,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这般谦逊呢。”
 
    李鱼呆了一呆,忙道:“还要请教。”
 
    罗主簿听了也是一呆:“呃?你请教什么?”
 
    李鱼虚心地道:“我去修灵台,怎么就是前途无量呢?”
 
    罗主簿呆呆地看着他道:“你真不明白?”
 
    李鱼赧然道:“的的确确……是不太明白。”
 
    毡帐后面杨千叶听在耳中,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蠢货!也不是多么了不起嘛,这么明睁眼露的事儿,别人都点了他,他还是不明白。”
 
    罗玺仔细看看,李鱼乖得跟个虚心求教的小学生儿似的,果然是不明白,并非跟他开玩笑,不禁吁了口气,笑道:“果然是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愁断肠。你虽不明白,福运自已来啊。”
 
    反正人家的前程自已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这李鱼明摆着是前程远大了,好歹彼此做过同僚,自已还是他老上司,此时不多拉拉关系,等将来急来抱佛脚不成?
 
    罗主簿便耐心点拨道:“李鼓吹,你今日有救驾之功,且不提眼下来说,你就一定有了提拔的机会,就算将来,仕途之上,无数的阴坑陷阱、明争暗斗,谁会对你来使呢?这就为你的前程扫平了障碍了。
 
    再一个,急升不如缓升。你原本是西市署一个不入流的小官,恕罪恕罪,罗某只是实话实说。如今成为这从七品下的鼓吹令,过了一道天大地槛儿,但在这坎里头,你是官队最低的官儿,也不至于引起什么排挤冷落。
 
    然而,你在这鼓吹令的位子上如果连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又骤然高升,不要说同僚,就算是上司,乃至你上司的上司,对你都得忌惮几分。他们也不需要去坑你害你,只要把你冷落在那里,你想更进一步,就比起其他人来都少了许多机会。
 
    但你去修灵台,这就是修机缘、攒资历、建功绩、交人脉啊!有了这份资历,再给你安排一个高一些的职位,谁都觉得是理所当然,也不会把你视作异类了。更重要的是,灵台,乃上窥天意之所在,这是何等庄重的大事!
 
    主持督建的既然是太子,下边也少不了诸多大员,这些人在修建灵台过程中,就都是你交下的人脉,你想想,你这前程该当如何?前程似锦,城墙都挡不住了呀。”
 
    “耶?听你一说,貌似还真是这个理儿!”
 
    李鱼一听眉开眼笑,方才沐浴的时候,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把杨思齐那个老宅男忽悠过来,只要有他在身边,还怕这修灵台的事儿有多难么?自已未来的继父大人,帮帮自已,也应该的吧?如果他不肯,就出动老娘!
 
    李鱼算是看出来了,只要母亲潘娇娇出面,老杨立马就得答应,还不要分文报酬。仔细想想,占了人家的宅子,还要人家花钱给他扩建,现在连人家的人都要忽悠来为已所用,良心真是大大地坏了,可要是爹帮儿子,貌似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了,所以良心一点也没觉得亏得慌。
 
    此时一听罗主簿分析其中道理,李鱼更加坚定了决心:回去就马上忽悠老杨!
 
    罗玺是来提前道喜攀交情的,时已深夜,当然不会待的太久,又说了一番恭喜,攀了攀交情,约好回去后为他摆酒庆祝,罗主簿就识趣地告辞离开了。
 
    李鱼将罗主簿送到帐外,拱手作别,目送罗主簿远去,喜孜孜地掀帘儿回来,刚一进去,就看后帐窗帘儿一掀,一道人影穿窗而入,在地上敏捷地滚了一匝,双腿一弹,便在他身前俏生生地站定。